打了个活结,把自己绑在浮标上!宁波男子讲述海上漂流25个小时经历:不能让家人找不到尸体

2021-09-23 09:27:42 更新

在海上漂流23个小时后,又累又饿又困,邵国冲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麻木了,身上也没了力气,他用仅有的力气,把浮标上的绳子打了个活结,手伸了进去——他把自己绑在了浮标上。“不能让家人找不到自己的尸体。”

漂流25个小时后,一辆在杭州湾大桥西北海域搜救他的快艇正在调头,突然发现了他——邵国冲也发现了快艇,把已经湿透的裤子脱下来举起来挥舞。

“找到了!”

岸上的妻子在找了一整夜后,听到搜救者在海上传来找到人的信息时,忍不住大声恸哭起来——她以为,一夜过去,丈夫早就没了。

直到邵国冲活生生的出现在岸上时,她的恸哭声更大起来。

所有人,不仅仅是家属,包括所有的搜救者,万万没有想到,经过一夜的漂流,邵国冲竟然能够生还。

这是一个生命的奇迹!

 微信图片_20210922201319.jpg

9月19日上午10点,宁波市慈溪新浦镇塘南村54岁渔民邵国冲在十二塘离岸4公里处,驾驶一艘泡沫船放网捕鱼时,不慎失足跌入海中。

9月22日下午,橙柿互动记者联系到他时,他正在医院里输液。“没住院,就是中暑和脱水了,医生要求输液。”

他讲述了海上漂流25个小时的经历。

“当时,我正在海上捕鱼,放网的时候,一个浪头打过来,一不小心,失足掉落海里。唉,都怪自己干活不小心。”

落海的瞬间,他抓住了放在海里的毛竹框,毛竹框是四根毛竹搭起来,左右两头由绳子连接着一个长1米多长的浮标,用来挂渔网的。

邵国冲虽然是渔民,却是个旱鸭子,为了干活方便,也没有穿救生衣。但是,他并不紧张,把身子缩在毛竹框里,双手抱住浮标,脚搁在绳子上。“因为有浮标,人是沉不下去的,半躺在里面,也不需要游泳,能节省力气。”

刚落海的时候,邵国冲其实还蛮淡定,更没有想到死亡。

“有一艘渔船‘突突突’从我附近开过,我举手大声招呼,可是发动机的声音太响了,他没有听到,离开了。”

海上漂流的孤寂中,他东看看,西看看,看看现在漂流到了什么地方,有没有船经过。基本上,附近的海域他都熟悉,远远的,也能看到那条熟悉的海堤。

海浪像个孩子,时而平静,时而汹涌。汹涌的时候,邵国冲紧紧的抱住浮标,平静的时候,他半躺着看着海景。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
临近中秋,夜空中的一轮圆月高悬,繁星点点,洒下光茫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。

这时候,对邵国冲来说,却是最危险的时候。他不能闭上眼睛睡觉,最多打个五六分钟的盹,绝不能多睡。

“海上有渔民洒下的渔网,如果毛竹筐被缠到的话,就会被打翻;要是闭上眼睛打瞌睡的话,手一松,很可能掉到海里了。”

一整个晚上,他都没敢合眼。又累,又饿,又困。渴的时候,他便舀几口海水,也不敢多喝。“喝饱了会没力气。”

漫长漫长的夜,脑海里,他只有“坚持”两个字。“一定要坚持到天亮,我的家人一定会找来的。”

他说,渔民们在海上作业,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的,所以,渔民们都有毅力,有信心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动。

邵国冲坚持到23个小时时,因为长时间泡在冰冷的海里,他的下半身已经麻木,身体也渐渐失去力气,绝望的情绪开始涌上心头。

他没有去想“死”字,想的是家人,78岁的老娘,妻子,儿子和孙子。“我走了,老娘由谁来照顾呢?可是,我也照顾不到了。”

他用仅有的力气,把浮标上的绳子打了个活结,手伸了进去——他把自己绑在了浮标上。

邵国冲的想法很简单,如果自己坚持不到家人寻来的话,至少也能让家人找到自己的尸体。

在海上漂流25个小时后,他终于碰到了救援者。

一艘正在海面上搜救的快艇行驶到了杭州湾大桥西北海域,正准备调头回去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海面上的他。

邵国冲脱下湿透的裤子,高高举起,挥舞。

 

邵国冲的儿子邵金凯是在当天下午两点后,觉得不对劲。

19日是中秋假期第一天,前一天,他们给父亲过了54岁的生日。当天一大早,他帮着父亲把5张挂网运到了水云浦,并约好两点回家。

下午两点,父亲并没有按时到家。给他打电话,电话显示关机。

一家人开始向熟悉的渔民和亲戚打电话,一边往海边赶。下午4点半,邵国冲的泡沫船在附近的海域被发现,上面还有两张挂网。

“当时,脑子‘嗡’的一声,等反应过来时,立刻打电话报警。”邵金凯说。

正好,当时有位派出所民警正在附近巡逻,一听到这个消息后,动员了各种救援力量,公安特警、海事、民间救援队伍纷纷下海搜救。

海面上,一艘艘救援船只下海,划出道道白浪。半空中,无人机飞翔。

“一直救援到了深夜,都没有发现老爸的身影。我们那时的想法是,老爸基本上是没什么希望了。”

后半夜,邵金凯躺在床上,怎么都睡不着。眯一会眼,就醒了。“这要是个梦,就好了。”

第二天早上七点,所有救援力量集合,十多条船只继续在海上寻找。

此时,其实大家都知道,邵国冲生还的可能性很少很少。“但是,我们总是得找到他。不管是怎么样的结果。”

邵金凯说,老爸出事后,亲戚朋友们都在搭把手,其中有个亲戚去庙里拜了拜,说是人还在,往西北方向找。于是,亲戚的朋友驾驶着快艇,一直往西北方向开,一直开到了杭州湾大桥西北海域。

“这时,海浪已经很大了,已经不方便快艇继续前行了。于是,他就调转头,准备回去。第一次调头没成功,他换了一个方向再次调头。冷不丁的,他突然看到海面上有个人!”

惊喜中,这位搜救者赶紧向大家报讯。报讯中,他激动的说找到了,但是没有说找到的是一个大活人。

海堤上,邵金凯看着等候的母亲,在听到消息后,终于崩溃,恸哭。

在快艇靠岸,熟悉的身影从艇上下来的时候,她的哭泣声越发大声,眼泪越发掉得厉害。

“一下子从大悲到大喜,只有当事人才有体会,我也哭的更大声了。”他说。

他心疼老爸在海上漂流的经历,“别说在海上,在路上我都吃不消。但是,至少人回来了。”

邵国冲获救后送到医院,经医生检查,身体严重脱水和中暑,需要输液消炎补水。另外,因为抱着浮标海上漂流,他的胸腹与腰部有大块的皮肤破损出血。

回家后的第一件事,他终于舒坦的睡了一觉。

未来,邵国冲不会再下海捕鱼。他说,儿子叫他不要干活了,照顾照顾孙子。“可是不行啊,我还年青,出海出不了,但是得另找出路呀。”

 

橙柿互动记者 夏裕 通讯员 黄祎祎

热门评论
查看全部评论

橙柿互动,互动城市

立即下载